專業定制醫療鋰電池
18年專注鋰電池定制
機器人電池定制
低溫鋰電池

鋰離子電池行業深觀察:看鈷礦生產商的雄心與焦慮

鉅大LARGE  |  點擊量:121次  |  2020年08月01日  

摘要
2017年,新能源汽車行業里最火熱的是,而鋰電池行業里最耀眼的非鈷莫屬。 在動力鋰電池領域,相對于其他材料而言,由于在能量密度、成本、安全性和穩定性等方面具有較強的綜合優勢,三元材料正在被越來越多的

2017年,新能源汽車行業里最火熱的是鋰離子電池,而鋰離子電池行業里最耀眼的非鈷莫屬。


在動力鋰離子電池領域,相關于其他材料而言,由于在能量密度、成本、安全性和穩定性等方面具有較強的綜合優勢,三元材料正在被越來越多的電池廠商所采用;而在鎳鈷錳酸鋰、鎳鈷鋁酸鋰等三元材料中,鈷的用量通常都在三分之一,故而鈷材料的需求猛然大增。


金融危機以來,銅、鎳等有色金屬的價格一路走低,因此,全球眾多礦業巨頭紛紛關閉礦山,減少產出;作為銅、鎳等伴生礦的鈷產量也因此受到波及。雖然,2016年起銅等有色金屬價格回升,但是,礦山產量并未明顯新增,這也使得鈷供應上升趕不上需求的上升,一直處于緊平衡甚至供不應求的狀態。鈷價也一路高升,甚至在今年初一度突破了每噸60萬元的高價,比低點漲了兩倍之多。


受此影響,鈷相關公司的業績也水漲船高,紛紛大漲一倍甚至數倍,凈利潤也是如此;隨之而來的就是股價的飆升,一倍甚至數倍股并不少見。鈷也因此成為了香餑餑,眾多公司爭相布局。


鈷礦巨頭的淡定與從容


美國地質調查局(USGS)統計數據顯示,全球鈷資源儲量近700萬噸,其地理分布很不平衡,重要集中在剛果(金)、澳大利亞、古巴、菲律賓、加拿大、俄羅斯、贊比亞、新喀里多尼亞等地,約占世界鈷總儲量78%;其中,剛果(金)的鈷儲量為340萬噸,占全球鈷儲量的48%,居世界第一位;而我國是鈷礦資源缺乏的國家,僅有8萬噸,占1.1%。


因此,誰能獲取更多剛果(金)的鈷資源,誰就在這場鈷資源爭奪戰中占據先機,而洛陽鉬業無疑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
絕對巨頭:洛陽鉬業


一說起鈷,就不得不提倆巨頭:一是國際巨頭嘉能可,另一個就是國內巨頭洛陽鉬業。成為國際上僅次于嘉能可的鈷業巨頭之一,洛陽鉬業僅用了2年不到的時間,這一切都源于其兩次收購:2016年五月,洛陽鉬業以26.5億美元對價收購PDK所持有的Freeport-McMoRanDRCHoldingsLtd.(FMDRC)100%股權,從而獲得TFHoldingsLimited(TFHL)70%的股權,這次收購讓洛陽鉬業間接持有位于剛果(金)境內的TenkeFungurumeMiningS.A.(TFM)56%的股權;2017年四月,洛陽鉬業通過BHR完成對LundinMiningCorporation持有TFHL30%的股權收購,從而間接獲得TFM24%的權益,至此,洛陽鉬業間接持有TFM80%的股權。


而TFM是剛果(金)最大的銅鈷礦,擁有超過2800萬噸銅和300萬噸鈷的資源量。憑借TFM,洛陽鉬業獲得了僅次于嘉能可的鈷資源量。根據財報,洛陽鉬業目前擁有鈷資源折合鈷金屬量高達232.82萬噸(見表一)。


2017年,得益于鈷產量的大幅提升(見表二)及其價格高企,鈷產品成為了洛陽鉬業的重要收入來源。2017年,洛陽鉬業實現營業務收入241.48億元元,同比上升247.47%,其中,銅鈷相關產品的營業收入達138.45億元,占57.33%,同比新增38.69個百分點;主營業務實現毛利潤89.05億元,其中,銅鈷產品的毛利潤達55.42億元,占62.23%(見表三);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.28億元,同比上升173.32%。由此可見,鈷產品已經成為洛陽鉬業的重要收入和利潤來源,其對洛陽鉬業的營業收入和利潤都有重大的影響。


2018年,TFM銅鈷礦預算鈷金屬產量1.6萬噸至1.75萬噸,與2017年大體相當,顯然,洛陽鉬業并沒有擴產計劃。


老牌巨頭:金川國際


金川國際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礦產資源開發與經營商,重要開發經營銅、鈷礦產品。金川國際的核心資產位于剛果(金)和贊比亞,擁有高品質的銅、鈷的4家礦區共8座礦山,擁有鈷金屬資源量為36.2萬噸(見表四)。


根據業績快報,2017年,金川國際業績大幅上升。2017年其營業收入為5.49億美元,比2016年的3.65億美元上升了50.5%;其中,礦資源收入達4.49億美元,同比上升71%;而其中鈷的收入上升最多,達221%。這重要是其銷售量和銷售價格大增所致(見表五)。


目前,金川國際具有年產8萬噸的銅與1萬噸鈷的生產量力,其鈷的生產重要在Ruashi礦,而Musonoi礦正在進行建設中,預計未來數年其鈷產量將大幅新增。


隱形巨頭:我國中鐵


近年來,我國中鐵一直力推多元化經營,也取得了不斐成績。2017年,我國中鐵的礦產資源板塊實現收入40.85億元,同比上升65.44%;毛利率為44.91%,同比新增21.19個百分點(見表六)。


雖然很容易被忽略,但我國中鐵已經悄然成為鈷行業領域的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。據財報,截至2017年十二月三十一日,我國中鐵的權益鈷金屬資源/儲量達到28.08萬噸(見表七)。


誠然,相關于我國中鐵龐大的體量(2017年營業收入達6933億元),其資源板塊尚無足輕重,但是,其對鈷行業的影響卻不容忽視。根據財報,其三個鈷礦均已按設計產量投產,而且也未見擴產計劃。


“另類”巨頭:格林美


作為國內廢舊電池回收領域的佼佼者,格林美則展現了別樣的鈷資源實力。據財報,格林美已經建成廢舊電池與動力鋰電池大循環產業鏈,鈷鎳鎢資源回收與硬質合金產業鏈,電子廢棄物循環利用產業鏈,報廢汽車綜合利用產業鏈,廢渣、廢泥、廢水循環利用產業鏈等五大產業鏈,年處理廢棄物總量三百萬噸以上,循環再造鈷、鎳、銅、鎢、金、銀、鈀、銠、鍺、稀土等25種稀缺資源以及超細粉末、新能源汽車用動力鋰電池原料和材料、塑木型材等多種高技術產品,形成了完整的稀有金屬資源化循環利用產業鏈。


2017年度,格林美鈷相關產品的產銷量大增(見表八),因此,其業績也十分亮眼。其實現營業收入107.52億元,上升37.22%;利潤總額7.95億元,上升123.47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6.1億元,上升131.42%。其中,電池材料與電池原料業務板塊(重要是硫酸鎳、硫酸鈷、四氧化三鈷、三元前驅體、三元正極材料、鈷酸鋰等)實現營業收入為55.32億元,上升166.16%,貢獻毛利額13.31億元(見表九);鈷鎳鎢粉末與硬質合金產品業務板塊實現營業收入20.48億元,上升54.76%,貢獻毛利額4.9億元;可見,鈷相關產品回收與再利用已經是格林美營收和利潤的重要來源。


格林美顯然不滿足于現有的成績,其正積極構建“1+N”廢舊電池回收利用網絡,先后與60多家車企、電池公司簽訂了車用動力鋰電池回收處理協議,擴大自身的鈷等資源來源渠道。


生產商的雄心與焦慮


與上游鈷礦公司從容布局鈷礦資源,不著急擴大產量不同,鈷生產商們則在焦慮資源的同時,積極擴大產量,展現搶奪市場份額,擴大優勢的雄心與決心。


生產龍頭:華友鈷業


華友鈷業是我國鈷產品生產龍頭之一,其2017年鈷產品銷量超過40000噸(金屬量20663噸)約占國內消費量的35%,占全球消費量的18%(見表十)。據財報,2017年華友鈷業實現營業收入96.53億元,上升97.43%,其中,鈷產品實現收入73.84億元,上升121.71%(見表十一);實現凈利潤18.86億元,上升3145.19%;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為18.96億元,上升2637.70%,業績十分驚人。


雖然,華友鈷業已經開始布局三元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并取得了不俗成績,但顯然鈷產品才是其重要收入和利潤來源(見圖一)。因此,華友鈷業不遺余力的擴張其鈷產量。據財報,其2017年八月啟動的MIKAS建設年產4000t粗制氫氧化鈷、10000t電積銅項目已經于當年底建設完成并進入試生產;由此,其2018年的鈷產量將有望達到3萬噸。


然而,對華友鈷業來說,最大的不確定性來自于其鈷礦原料的供應。雖然,2017年其自供鈷礦原料仍占當期原料采購總量的約45%,并計劃在2018年達到50%;但這關于一家產量達3萬噸的公司來說遠遠不夠。一旦原料供應不上,其將面對業績和利潤雙雙大幅下降的危險。


后起之秀:寒銳鈷業


寒銳鈷業是2017年資本市場上的一顆明星,股價在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時間里上升了20倍,這得益于其靚麗的業績。


2017年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4.65億元,同比上升97.16%;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4.49億元,同比上升575.04%。與去年同期相比,鈷粉銷售收入同比上升110.42%,電解銅銷售收入同比上升54.56%,鈷精礦產品銷售收入同比上升123.64%,氫氧化鈷產品銷售收入同比上升152.32%。


然而,2017年其鈷產品的銷售量是下降的(見表十二);顯然,其鈷產品收入的大幅上升是受益于鈷價大幅上升的結果。


鈷產品在寒銳鈷業的收入構成中占比越來越重(見圖二),再綜合其產品毛利率來看(見表十三),鈷產品是其收入和利潤的核心來源。故而,寒銳鈷業也在加碼鈷產品產量。2017年,其年產3000噸金屬量鈷粉生產線和技術中心建設項目按計劃順利推進,剛果邁特礦業有限公司建設年產5000噸電解鈷生產線項目,已完成前端5000噸金屬量氫氧化鈷生產線,并已經投產發揮效益;寒銳鈷業在科盧韋齊投資建設2萬噸電積銅和5000噸氫氧化鈷項目也按計劃推進中。這些項目完成后,其鈷產量將大幅新增。


然而,關于寒銳鈷業來說,其最大的風險在于原料的獲取。根據財報,雖然,其在剛果(金)有個礦,但卻未啟動建設;其原料重要向剛果(金)當地個人采購所得。其所宣稱的理由是剛果邁特目前的生產工藝只能接受4%以上的鈷礦石和6%以上的銅礦石,暫不具備處理3%以下低品位礦石的能力,故無法直接使用礦山供應的原礦石,而市場上供應的加工過的精礦產品成本較高。


而個人開采的礦石是選擇性地按照礦脈走向定向開采,開采后進行現場人工分選,所以出產礦石品位較高,鈷礦石品位一般在3-12%不等,銅礦石品位一般在6-20%,較為經濟合理,且符合剛果邁特的生產要,為剛果邁特及當地眾多中小礦業公司的重要來源。


然而,個人采礦的原料來源穩定性值得懷疑,而公司似乎也遇上過原料供應不上的窘境:2014年、2015年和2016年公司鈷、銅礦石采購金額逐年下降。在產量擴張的時候,原料采購額卻下降,除了原料來源出問題外似乎別無解釋。


新進者的迅捷與激情


與前二者相比,新進者們則更多的看到鈷業的巨大收益,行動迅速且充滿激情。


有備而來:鵬欣資源


鵬欣資源原先重要從事金屬銅的采選冶及銷售,近年來逐漸將業務拓寬到貿易、金融、新材料以及新能源等領域。


目前,鵬欣資源已經在鈷礦領域有較多的布局:其位于剛果(金)的希圖魯銅礦是當地規模最大銅鈷礦之一,鈷資源量達18萬余噸(見表十四);2017年上半年,其通過增資入股的方式認購了澳洲上市公司CLeanTeQ16.17%的股份,由此獲得Sunrise鎳鈷鈧項目權益;除此之外,鵬欣資源還在建設鈷礦石交易中心,擬通過礦山租賃及收購等方式進行資源儲備。


除資源外,鵬欣資源還積極開展鈷產品線建設,其氫氧化鈷生產線生產線一期(3000噸鈷金屬量/年)建設項目正有條不紊的推進中,預計2018年底建成投產;CleanTeQ旗下Sunrise鎳鈷鈧項目則在進行前期的可研工作。


跨界而來:合縱科技


2017年七月,合縱科技完成湖南雅城的并購,從而切入了鈷產業領域。目前,其鈷業務重要由湖南雅城來完成,其重要生產鋰離子電池正極材料前驅體四氧化三鈷等。


由于收購成熟的公司,合縱科技并購之后就分享了相關收益(見表十五)。然而,其偏的低毛利率讓人不禁對其并購的動機及合理性出現疑問。


從零起步:銀禧科技


與鵬欣資源的有備而來和合縱科技的快速收益相比,銀禧科技是徹底的新人,一切從零開始。2017年底、2018年初先后成立東莞銀禧鈷業有限公司、剛果銀禧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和銀禧科技(剛果)鈷業股份有限公司,就此開始開展鈷業務。2018年初,銀禧科技開始開展鈷產品貿易活動、收購剛果金鈷礦山、準備在剛果金建立年產3000金屬噸粗制氫氧化鈷冶煉項目,一切顯得迅速而有序。


然而,銀禧科技想要獲得實際收益恐怕得2019年之后了。


結語


隨著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快速發展,鈷的需求量也將繼續快速上升,而由于鈷礦的銅鎳伴生特性,短時間內其產量無法快速新增;因此,鈷的供求將處于緊平衡甚至供不應求的局面,其價格也將處于高位運行,現有公司獲得高額收益和分饗者快速涌入的局面將繼續,鈷資源的爭奪戰將更加激烈。


如此局面下,現有的鈷礦巨頭們將獲取最大利益,具有明顯的投資價值;而鈷生產商們也將隨著產量的快速擴張獲取高額收益,但是由于不具備資源優勢,話語權較弱,雖然有投資價值卻需承擔更大的風險;新進者們更多的或許就是在概念上火一把罷了。


點擊閱讀更多 v
立即咨詢
鉅大精選

鉅大核心技術能力

常州花麻将口诀 甘肃11选五下期推荐 中国期货配资网 广东快乐10分计划 福彩群英会玩法技巧 贵州快三app 幸运农场技巧论坛 股票走势图 正规炒股配资 北京28开奖官方网站开奖结果 体彩开奖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黑龙江p62开奖视频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快三湖北 嘉盛配资